您的位置: 南开信息港 > 娱乐

王书金案办案人坚持为聂平反遭举报被连查两

发布时间:2019-05-15 02:35:24

王书金案办案人:坚持为聂平反 遭举报被连查两回

郑成月是河北省邯郸市广平县公安局原副局长。自王书金涉嫌强奸、杀人在河南省荥阳县被查获后,他从荥阳县将王书金带回广平县。

十年来,郑成月与河南商报原总顾问马云龙、范友峰一直致力于推动与王书金案相互牵扯的聂树斌案“平反”。日前,在与《财经》的对话中,郑成月详谈了王书金案与聂树斌案相关联的过程,以及十年来他个人的变化。

《财经》:你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接触王书金案的?

郑成月:从1981年7月1日开始,我前后在银行看了十年大门;1991年,被调至县城管局做城管大队队长,做了两年;1993年,调至县政法委,在工作期间,参加了成人考试,考上了中国政法大学,是大专学历;1995年7月毕业后,县政法委调我到公安局做刑警。当年10月3日,我就被局长派去侦查一宗凶杀案,就这样接触到了王书金案。

这起案子发生在王书金所在的村子南寺郎固村,当时是一名女性被杀害后被投进井里。案子发生后,警方对附近村里超过18岁的男子进行了排查。在此过程中,王书金逃跑了。之后,警方就对他下了通缉令。

《财经》:下了通缉令,为何直到十年后王书金才被河南警方查获?

郑成月:因为王书金从小到大就没有留过一张照片,户口本上也没有,这导致发通缉令时,只能发布王书金的基本信息——姓名、年龄、体型特征等。当时因为社会管理不完善,王书金也没有身份证,这也给查获造成了难度。

王书金案还没办完,公安局让我去一个派出所当所长,做了三年半。在1999年9月,我被任命为刑警大队副大队长。但在前后十年中,每到除夕,我都要跑到南寺郎固村王书金哥哥家,看看这个从1995年出逃的嫌疑人有没有回来过年,并且也会给王书金父母、兄弟姐妹做工作,让他们在得知王书金的消息后,立即报告。

不仅如此,在十年间,我也会带着警员到周围的窑厂寻找。因为王书金之前一年四季都在看窑厂,其他也不会,所以就把重点排查对象放在了周围村子的窑厂。

《财经》:接到荥阳警方的时,你是什么心情?后来怎样查出王书金涉及聂树斌案的?

郑成月:特别兴奋。对方一开口,我就问是不是王书金,对方说是,我就叮嘱“这人很有劲,别让他跑了”。

2005年1月18日凌晨,我们同行四人赶到荥阳索河路派出所。我走到王书金面前问:“你认识我吗?”王书金答:“不认识。”“我是十里铺的。”王书金说:“带我回家吧,我想家了。”“你跟人家说清楚了?”王书金回答:“已经说了。”

终王书金交代了6起案件,其中就包括强奸并杀害了聂树斌案的受害人。

2005年1月20日,我带人带着王书金去指认石家庄郊区作案现场时,王书金又把上述杀害康某某一事说了一遍,当时他详细地说了自己作案时的场景。在王书金指认现场时,我听周围的村民说,因为该起案件曾经枪毙了一个人。直到当年3月15日,河南商报登出报道后,我才知道被枪毙的是聂树斌。

《财经》:在得知这个事情后,你是怎么想的?

郑成月:我就知道麻烦大了。带着王书金回到广平县后,我给队员开了个会,作出规定:一,从现在开始,对王书金的一行一动全部录像,所有接触王书金的人都要记录;二,一定要让王书金好好的活着,这个案子不可能一天两天结束;三,只要接到通知押解王书金出去,必须带冲锋枪,必须带武警,一辆车不准去,起码三辆车,前后有车,王书金所坐的车在中间,不准隔开50米。

另外,我跟王书金有个谈话。我对他说,其他不要再说,单说石家庄郊区这一起案子,如果是你看到的你瞎说,现在改正也不晚,如果就是你做的你就一直必须承认。这个案子我不可能每天跟着你,也可能把你弄到石家庄,也可能把你弄到其他省份,到时,换人问你,你会怎么说。王书金回答,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,到那都这么说。所以从此后,王书金没有改过口。

但自从2009年11月离岗后,我再也没见过王书金。

《财经》:你在王书金主动承认自己是聂树斌案的杀人凶手后,有没有前去石家庄公安机关就案情与对方交换意见?

郑成月:有交流过,但是对方非常不配合,不说有,也不说没有这个案子,也不出具手续,后来我们就押着王书金回到了广平县。

并且在此之前,荥阳警方、广平警方均给裕华分局发了函,我在石家庄警方相关办案人员的桌子上也看到了函,但就是没有给回复。

《财经》:在石家庄警方回避谈聂树斌案时,你为何用“找媒体”的方式把盖子揭开?

郑成月:当时我们这个案子该起诉了,但检察院不愿意,因为有案情没有查清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找过相熟的中央媒体驻河北站负责人,但对方写完稿后终没能发出来。这时河南商报正好通过河南警方来跟踪这个事,我就跟他们说了。

《财经》:报道出来之后,河北方面有什么反应?

郑成月:2005年3月15日,河南商报《一案两凶,谁是真凶》的报道出来后,马云龙带着范友峰前去下聂庄村给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送报纸,在路过邯郸的高速路口,将报纸给了我。

看过报道后,我觉得这是河南的一份报纸,应该对河北没有什么影响力。但在当天下午,河北省公安厅就来了两部车到广平县公安局,到了之后就问郑局长办公室在那。见到我之后说:“我们接到省厅命令,马不停蹄赶了过来。”我说,我给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和省厅分别发了10封函,但没有一次回复过。

之后,河北省公安厅和邯郸市公安局的人就去了看守所提讯王书金。我对队员说,你们把摄像机架好,之后去找朋友借了几盘带子,在提讯时全程录音录像,并且要保证不能让任何人把王书金带走。另外,我还安排了两名队员跟着省厅和市局的人一起,以便有情况可以随时汇报。提讯完之后,前去讯问的调查人员回到我办公室后说了一句话:“看来就是这家伙干的。”

《财经》:这之后,俩案是什么走向?

郑成月:大概是2005年3月16日或者17日,河北省政法委突然通知我去开会,向时任政法委领导以及河北省高级法院、省检察院、省公安厅领导汇报案件情况,于是我就带着卷去了石家庄。

会上,石家庄市纪委领导先汇报说,他们对当年郊区分局的办案人员进行了审查和调查,结果显示当时办案是合法的,没有刑讯逼供,聂树斌是主动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,没有徇私舞弊。

之后,石家庄市中级法院的领导汇报了关于聂树斌杀人的全部情况。汇报时说,他们根据现有卷宗的证据,确实充分,准确无误。

再之后,我汇报了王书金交代的问题。我说,2005年1月18日,在河南荥阳,王书金次就交代了在石家庄西郊作案的情况。然后我把王书金在荥阳做的口供念了一遍,包括审讯人。我们把王书金带到广平后,又重新固定了一遍材料,王书金依然交代了这个犯罪事实,跟在荥阳说得一模一样。我们没有对王书金进行刑讯逼供、诱供,是在很友好的气氛下完成的讯问,是王书金主动交代。

更细节的是,王书金交代,他杀完人后,在受害者身边发现了一串钥匙,拿起这串钥匙,走到小道上的时候,他想如果拿着钥匙,警察有可能会找到他,所以就返了回去,将钥匙扔在了她脚后面大概一米远的地方。

会上,时任省政法委主要领导宣布成立两个专案组,一个由公安厅牵头,广平县公安局配合,对王书金涉嫌涉案人进行全面的侦查调查;另一个专案组是省高级法院牵头,石家庄市中级法院配合,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。

《财经》:你何时与聂树斌母亲见的面?

郑成月:王书金案次开庭时即2006年,聂树斌母亲在我办公室跟我见了面,这也是我跟她次见面。老太太说,你为了我的儿子受了不少委屈,这个时候我嗷的一声哭了。(回忆起这段,郑成月有些许哽咽,眼含泪水。)

聂母就问我,这到底是不是我儿子做的,你能不能跟我说说。我说,大妈你坐下,你要永远相信我们的党,相信我们的政法机关,会做出终的公正判决。

《财经》:这之后你的人生开始怎样的变化?

郑成月:大概是在2005年五六月份,上出现了对我的举报帖,省纪委牵头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我进行了调查。当时查了我3个月,一直给我施加压力,终调查结果没有对我宣布,不了了之。

又过了两三个月,省公安厅又开始对我展开调查,查了一个多月后,依然是不了了之。

《财经》:十年来,作为侦办王书金案的刑警,你一直坚持认为王书金就是聂树斌案的凶手,这对你及家人有没有产生影响?

郑成月:影响很大。首先,我在49岁(档案年龄51岁)时,即2009年的11月,根据广平县公安局内部一个不成文的规定,就把我免职,职级和待遇保留,退居二线。

我儿子研究生毕业后,去年考取国家公务员,在面试成绩的情况下,终没能录取。我想这或多或少也是因为我的原因。

来源:《财经》杂志特别供稿

星力正版捕鱼
玄武房卡
星力游戏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