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开信息港 > 健康

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热点聚焦

发布时间:2019-06-16 22:43:51

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总体可控(热点聚焦)

对于海内外关注的我国地方政府债务问题,国务院日前首次就审计结果表态。7月6日,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指出,多年形成的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较大,部分地区和行业偿债能力弱,存在风险隐患。会议还指出,要妥善处理债务偿还和在建项目后续融资问题。  地方政府到底负债多少?审计署6月27日发布的审计结果显示:截至2010年底,全国除54个县级政府没有政府性债务外,省、市、县三级地方政府性债务余额107174.91亿元,其中60%是政府负有偿还的债务。  为了彻底弄清负债情况,审计署下了大工夫。今年上半年,全国审计机关4万多人,按照“见账、见人、见物,逐笔、逐项审核”的原则,对涉及债务的地方政府7.9万多个相关部门单位、6500多个融资平台公司、37万多个项目、187万多笔债务进行了审计。结果显示,地方政府性债务中,银行贷款为84600多亿元,部分地区的债务率高达100%以上,部分地区高速公路、普通高校和医院债务规模大、偿债压力也比较大。  负债10万多亿元,地方政府能否偿还?对此,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称,我国地方政府性债务负担尚未超出其偿债能力。  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,10.7万亿元的负债规模从总量上看是在安全区内。按照欧盟《马约》规定的警戒线,债务负担率占GDP不超过60%,我国地方政府性债务分为“政府负有偿还的债务”、“政府负有担保的或有债务”、“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的其他相关债务”三个部分,部分是地方政府实打实的债务,第二部分不是100%由地方政府来承担,第三部分是政府承担一定,后两部分是或有负债,即使10.7万亿元债务都由政府承担,占GDP 20%多,也是在安全区内。  有关专业机构认为,10.7万亿元的地方债务规模没有超出市场的预期,仍是可控的。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主任曹红辉称,只要把不规范、风险较大的部分处理好,就不会造成系统性风险。  地方政府性债务虽然总量在安全区内,但其隐忧不容忽视。  贾康说,当前某些地方公共部门已负债过量,至少有如下问题:,过去地方政府债务的透明度明显太低了,大量的隐性负债是潜规则强制替代明规则形成的,是我们过去没有能够较快得到统计信息来揭示的。第二,一旦由于某些事情触发,产生出局部的危机性的不良局面之时,可用的机制只能是“救火”,即事情闹大了,矛盾掩盖不住,露了头,要采取救火的方式去平息事态,那么社会代价是相当高的。  有专家分析认为,本次审计结果从结构上看,有78个市级和99个县级政府负有偿还的债务率高于100%,分别占两级政府总数的19.9%和3.56%,风险隐患较大。70%以上的债务被用于投资铁路、桥梁和购买土地,这就意味着地方政府掌握的资产是随着负债的上升而增加的。  大规模的债务对银行业也是个考验。在10.7万亿元的债务中,从银行贷款占了约80%。财经评论家叶檀认为,此次地方债务的或有坏账率可能远远超过以往银行不良贷款的规模,考虑到银行不良贷款主要由银行间接融资,因此,中国银行业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所受的负面冲击远远没有过去。  有效化解地方政府性债务风险,已成为中央政府整改上年度审计问题的首项工作。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,按照分类管理、区别对待的原则,妥善处理债务偿还和在建项目后续融资问题。继续抓紧清理规范融资平台公司。金融机构要切实加强风险识别和风险管理,严格落实借款人准入条件,按照商业化原则履行审批程序。坚决禁止政府违规担保行为。同时要研究建立规范的地方政府举债融资机制。  对于如何解除地方债务隐患,贾康认为,现在的关键是如何将地方融资中的“潜规则”变成“明规则”。应该把地方融资引到一个阳光融资的概念上来,所以要治存量、开前门、关后门、修围墙。他建议,今后需要推动地方阳光融资制度的形成。审计部门提出的建议已经包含了这方面的内容,包括怎么样考虑地方公债制度建设以及法规的修改。以后还可以考虑地方根据项目情况发行与之对应的市政债,这样使地方政府举债有透明度、有公众监督,也有其他监督机制的综合作用。  对于地方政府性债务的管理与偿还,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副所长刘尚希认为,首先地方政府要建立整体的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框架,对不同类别的政府性债务进行分类、监控、具体分析,还要理顺和界定清楚投融资平台和政府的关系。  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马光远认为,中国地方债务风险的终化解,一方面在制度上要尽快解决分税制的体制问题,另一方面,在偿债的来源上,要尽快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。对土地财政的过度依赖,恰恰说明地方经济本身缺乏造血功能,实体产业和中小企业等无法为地方财政提供收入来源,地方只能依赖卖地生存,而这显然是一个恶性循环。

趣味美食
结节性痒疹
微店的运营模式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