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南开信息港 > 健康

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丁志勇

发布时间:2019-04-23 21:35:37

读根深兄的画

根深先生,自署泉庐主人,年届花甲,认识有二十年以上的年头了,但对其个人历史不甚了然,断片处多多,关于他的一些事,都是业内人士嘴上飘来的。对于他,先是喜欢其画,再由画及人,木讷而坚毅,给人一种寡言少欢却又内省力极强的感觉,我对他的解读是,自视很高,在俗类人中过活却又摆脱不了俗类,特立独行,渴求被人理解又不能完全被人理解。历经风雨剥蚀苦痛磨砺的时光,渐渐形成了这种走自己的路,让别人去说吧的性格。我与根深先生似精神隧道里不期而遇后的一次回眸,模糊间也能生出片刻的清晰。

毛主席说:《红楼梦》、《水浒传》,不是因为稿费写的,这些人是因为有一肚子火才写的。曹雪芹,施耐庵两位先生这邪火有多大,撩拨得后人近乎疯狂,戏曲、影视、卡通,视通无限;线装、精装、简装、连环画,这本那本本本相传,就书而言,堆起来是什么样子,能用洪荒之思来形容了。真正的传世作品,不是靠钱说事的,靠的是烧灼了欲爆的艺术感觉,即便成为灰烬,亦含笑九泉。(此泉非泉庐主人之泉,特别声明。)艺术作品一旦被自己贴上价值的标签,品又怎样,也成了超市货架的消费品,有漂亮的卖相,没有鲜活的味道,艺术创作变成了可悲的机械制造。我为此等艺术家的精神世界悲鸣。

根深先生的画作,是淡化了名利的作品,不为参加展览而刻意的假大空,不为成为会员而艳媚俗,只想透透胸中那忽然涌起的奔突的情怀,只为找寻那份不曾丢却的干净心灵,只为了那让自己感动过的一草一木,一花一石。这份稚拙保证了他不会老去,这份纯真保证了他不会堕落,卓尔不群,坦荡洒脱,我为我画,我画我心。不管风吹雨打,胜似闲庭信步,他的淡定无争,如水面的金鳞波光,不常在眼里留驻,却能唤醒尘封很久的漠然心性。

俗中不俗,神韵飘逸是他画作的一大特色,画中之物多是他曾久居的屋舍周边的花鸟虫鱼,也有他晨兴理荒秽,带月荷锄归半耕半读多年的果蔬、谷物。劳作时、闲暇刻他留意它们的体式姿态,找寻那份鲜活的意趣,心内无数次的白描、速写,太过留心,太过熟悉、熟到自己都怀疑还认识它们吗,它们是这样吗。读他的画,我以为这是他闭着眼画的,欣赏的时候要迷起眼睛,如欣赏三维立体画,渐渐明亮起来的时候,才豁然清晰,心境洞开。

遗貌取神,笔简意长。多次书画笔会碰面,他几乎没有那些大咖们的神采奕奕,挥斥方遒。即便弄两笔,也仿佛不在状态,我理解他的萎靡,他不擅长这种敷衍应酬,艺术创作不是舞台艺术,他的画是躲进书斋,煮一壶香茗,燃几炷檀香,神起意会时的碰撞才有的。根深兄的画妙在似与非似之间,把物写活,能与之打趣,与之调侃,来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是艺术创作中艺术灵光的闪现。我佩服根深兄的艺术感觉,有一份曾经沧海后的云淡风轻,不激不厉,风规自远。细细审思画面,多一笔则繁,少一笔则单,惜笔如惜语,高下不在语锋间。

董其昌有一段名言:观书如骤遇异人,不必相其耳目、手足、头面,当观其举止笑语、精神流露处。观书观画等同一理,写实功力再好,再逼真,再细腻,终抵不过高相素的相机。米海岳言:心既贮之,随意落笔,皆得自然。根深先生作为花鸟画家,不拘成法,以简胜繁,大胆铺陈,设色上全然没有了教科书的程式化做法,施朱抹翠,大处落墨,不避艳俗,全凭心法。他画竹子,柿子,荷叶,脱却了所画对象的本真色彩,突出了竹的清雅,荷的率真,柿的熟美,不受勾勒的轮廓限制,让颜色自然晕化开来,一任天机,仿佛弥散开的香气,在有无之间,沁入心脾。

对于画中的事物的神与质,他独出机杼,独具慧眼,似无意间的高纯度萃取,使俗物衬出雅意,让画面悠然轻松,顽皮轻灵,此等觉悟,非常人所有,我认为是根深先生的独门绝学。花鸟画不似其他画种的掳取对象,可气势宏大,可波涛汹涌,可漫无边际,可嶙峋苍茫。他展现的只是一边一角,俗中见雅,小中见大,我不敢凝视云端的大佛,真的喜欢这袅袅飘飘烟气中的他,他的画与他的气息一样不会老去。

(:water)

小孩总是咳嗽怎么办
宝宝退烧方法
小孩发烧39度怎么办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